澳门皇冠gc128.com_澳门皇冠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澳门皇冠gc128.com > 历史 > 周恩来致表兄陈式周的家书

原标题:周恩来致表兄陈式周的家书

浏览次数:96 时间:2019-05-10

原标题:周恩来致表兄陈式周的家书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式周表哥:

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周恩来,身后没有个人财产,没有墓地,没有子女。他鞠躬尽瘁,将一生奉献给了人类美好的共产主义事业。周恩来的初心是什么?使命是什么?他的共产主义信仰是何时确立的?如何确立的?何以成为他一生奋斗的动力?这是一个值得探讨、很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问题。

别仅三月,而东西相隔竟迢迢在三万里外,想念何如!出国后,途中曾数寄片,想均入览……

在比较和选择中确立共产主义信仰

兄之来函,以本月中旬至,彼时弟至英伦已一旬余。来书语重心长,读之数遍,思潮起伏,恨不与兄作数日谈,一倾所怀。积思愈多,执笔亦愈迟缓,一函之报,竟至今日,得毋“望穿秋水”邪?

学生时代的周恩来是一位活跃的青年才俊。他1913年春进入天津南开学校学习,曾任学校演讲会副会长、敬业乐群会会长等职。1917年6月从天津南开中学毕业,9月赴日本留学。1919年4月从日本回国后,参加五四运动,领导天津学生运动,并参加组织进步团体觉悟社,是五四爱国运动的骨干。1920年11月,周恩来前往法国勤工俭学,至1924年9月回到国内。正是在这期间,周恩来参加共产党早期组织,牢固地树立了共产主义信仰,完成了他人生思想上的一次升华与飞跃。

……

根据中共中央1985年批准的《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重新确定周恩来同志入党时间的报告》确认,周恩来参加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即为入党时间。而周恩来参加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是1921年春。当时他经张申府、刘清扬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8个发起组之一的巴黎共产主义小组。这里所说的共产主义小组,即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地方组织。应该说,张申府、刘清扬介绍周恩来加入共产党,是周恩来有入党的要求和愿望,而且表现出色。

弟之思想,在今日本未大定,且既来欧洲猎取学术,初入异邦,更不敢有所自恃,有所论列。主要意旨,唯在求实学以谋自立,虔心考查以求了解彼邦社会真相暨解决诸道,而思所以应用之于吾民族间者;至若一定主义,固非今日以弟之浅学所敢认定者也。来书示我意志,固弟之夙愿也,但躁进与稳健之说,亦自难定。稳之极,为保守;躁之极,为暴动。然世亦有以保守成功者,如今日之英也;亦有以暴动成功者,如今日之苏维埃俄罗斯也。英之成功,在能以保守而整其步法,不改常态,而求渐进的改革;俄之成功,在能以暴动施其“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而收一洗旧弊之效。若在吾国,则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然强邻环处,动辄受制,暴动尤贻其口实,则又以稳进之说为有力矣。执此二者,取俄取英,弟原无成见,但以为与其各走极端,莫若得其中和以导国人。至实行之时,奋进之力,则弟终以为勇宜先也。以今日社会之麻木不仁,“惊骇物议”,虽易失败,然必于此中乃能求振发,是又弟所深信者也,还以质之吾兄,以为如何?

展开剩余92%

……

但是,周恩来却在致国内觉悟社成员谌小岑、李毅韬的信中坦诚相告,他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确立的时间是加入党组织之后。他在1922年3月的信中,叙述了自己一年来“居法积感”和确定共产主义信仰的经过,说:“我从前所谓"谈主义,我便心跳",那是我方到欧洲后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时的心理,而现在我已得有坚决的信心了。我认清C.ism确实比你们晚,一来因为天性富于调和性,二我求真的心又极盛,所以直迟到去年秋后才定妥了我的目标。”也就是说,1921年春加入了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周恩来,是到1921年秋天才定妥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来书所论“衣食不敷,日求一饱且甚难,即朝朝叫嚣,何裨实际?”兄意以为衣食足后乃得言社会之改革,是诚然矣。然亦唯其“衣食不敷”,方必须“朝朝叫嚣”;衣食足者,恐未必理会“衣食不敷”者之所苦耳。且“衣食不敷”之人何罪,社会乃必使之至于冻饿至死而后已?彼不起而叫嚣,亦终其身为饿殍耳,是社会组织之不平,无法以易其叫嚣也。方今欧美日日喧腾社会之问题,即面包问题耳,阶级问题耳,俄且以是革命矣,德且以是革命矣,英、法、意、美亦以是而政治上呈不安宁之现象矣。是固兄之所谓叫嚣,而终不免于叫嚣也。愿兄有以深思之,当知不平现象中当然之结果,便如是而已。

由此可见,周恩来确立共产主义信仰的过程就是一个经历了思想风暴,多方比较的结果。他承认自己对共产主义的认识要比一些觉悟社的成员要晚。其原因一是自己的富于调和性的天性,不会简单地选择一种极有战斗性的主义。二是追求真理的心情极为强烈、炽烈、热烈,因此非常慎重,决不轻易谈什么主义。直到旅欧后,采取各种方式广读博览,涉猎各种学说思潮,以审慎求真的态度,“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以后,才做了决定,下了决心。

……

周恩来探讨救国之道,最初比较了俄、英两种改革社会的途径。他在1921年1月给表兄陈式周的信中指出:“英之成功,在能以保守而整其步法,不改常态,而求渐进的改革;俄之成功,在能以暴动施其"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而收一洗旧弊之效。若在吾国,则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然强邻环处,动辄受制,暴动尤贻其口实,则又以稳进之说为有力矣。执此二者,取俄取英,弟原无成见,但以为与其各走极端,莫若得其中和以导国人。”这时的周恩来认为自己对俄国方式和英国方式都没有成见,但了解到俄式以暴动为特色,而英国的方式更稳些。两相比较,周恩来有了一定的倾向性,这就是:中国的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但他也有顾虑和担心。所以,此时周恩来还没有选定他的救国方案。

弟身体甚好,望放心!近状如何,时望来函告知!

1921年10月,周恩来自英国返回法国后,对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各种思潮、主义,如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基尔特主义、社会主义等,同觉悟社社员多次通信探讨,进行了反复的推求比较。周恩来认识到: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作用太无限制”,处在旧社会势力盘踞的社会里,“容易流为空谈”;法国的工团主义,在现今的欧美“不免等于梦呓”,法国总工会“大多数派大半已倾向于第三国际与国际赤色工联了”;英国的基尔特主义“近已见衰”,并且“在英国始终也没大兴盛过”;而社会主义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这样,周恩来最终确定了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

匆匆报此,并颂

在对各种社会思潮、主义比较的过程中,《共产党宣言》等经典著作的学习对周恩来确立共产主义信仰关系极为密切。1921年10月以后,他充分利用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于1919年宣告成立后,欧洲各国共产主义运动高涨,马克思主义书籍和报刊十分流行的条件,结合对英、法等国社会实况和工人运动的考察,先后研读了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法兰西内战》《国家与革命》等大量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并订阅或购买了法国共产党机关报《人道报》、英国共产党机关报《共产党人》以及《共产党人评论》《劳动月刊》等。这些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学习对于年青的周恩来至关重要。他通过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深入学习,领会到社会主义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而社会主义继续发展,便是人类最美好的共产主义。早就确定了要救国救民于水火,为中华民族崛起而读书的周恩来,最终确定了共产主义信仰。1921年10月13日,周恩来为中法政府策划将李立三、蔡和森、陈毅等104名代表强行遣送回国一事,撰写长篇通讯向国内详细报道中法政府当局对勤工俭学生的迫害,文章中引用了《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句:“马克思同恩格斯合声嚷道:"世界的工人们,联合起来啊!"他们如今也觉悟了,"全体勤工俭学的同志们,赶快团结起来啊!"”

俪安!

1922年3月,觉悟社社员黄爱在长沙领导工人罢工时被湖南军阀赵恒惕杀害,周恩来悲愤地写下《生别死离》诗一首,他写道:“壮烈的死,苟且的生。贪生怕死,何如重死轻生!”“没有耕耘,哪来收获?没播革命的种子,却盼共产花开!梦想赤色的旗儿飞扬,却不用血来染他,天下哪有这类便宜事?坐着谈,何如起来行!”“举起那黑铁的锄儿,开辟那未耕耘的土地;种子散在人间,血儿滴在地上。”周恩来还写道:“我对他唯一的纪念,便是上边表示我的心志的那首诗,和最近对于C.P.坚定的倾向。” “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已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烈士的鲜血更深刻地教育和打动了周恩来。他真正选择了共产主义这个奉献社会、奉献人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弟 恩来

在驳斥谬误、宣传马克思主义中坚定共产主义信仰

一九二一·一·三〇

确立共产主义信仰后,周恩来开始努力宣传真理,驳斥谬误,正确回答和阐述人们关心的问题,并在这个过程中越发坚定了共产主义的信仰。1922年8月16日,周恩来撰写《共产主义与中国》一文。文章批判国家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等思潮,阐述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的真理。文章指出:“资本主义的祸根,在私有制,故共产主义者的主张乃为共产制。私有制不除,一切改革都归无效。”他认为共产主义“在今日全世界上已成为无产阶级全体的救时良方”,“尤其是在中国,实负有变更经济制度的伟大使命”,“一旦革命告成,政权落到劳动阶级的手里,那时候乃得言共产主义发达实业的方法”。因此目前中国“除去努力预备革命,实行共产革命外,实无法可解”。1922年12月15日,周恩来发表《评胡适的“努力”》一文,其中批驳胡适宣扬的“好人政府”主张。周恩来认为:“在世界帝国资本主义和军阀的支配之下”的中国,不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而想“建立"好人政府",实现其政治主张,这不是做梦么?”在当时留法勤俭学的青年中,就有不同的追求和看法。如陈延年、陈乔年开始就对无政府主义比较推崇。以后经过学习和思考,最后也确立了共产主义信仰并为之献身。

这是周恩来赴欧洲求学三个月后写给表兄陈式周的一封信,谈了在欧洲求学的体会,反映了中国只有“效法俄式之革命”才能走向胜利的思想认识。1920年11月7日,周恩来远赴欧洲留学考察,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在这封信中,他介绍了旅欧三个月的体会和思想认识。在这几个月中,周恩来本是思想“未大定”,但经过旅欧的学习和考察,初步确立了中国只有走上俄式革命道路才能摆脱困境的思想认识。在随后的一年左右,他在学习、信奉革命思想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最终提出“当信共产主义原理”,选择了共产主义信仰,而且毕生奉行、矢志不移。可以说,这是周恩来走上革命道路之“最早的初心”。

1922年8月,为驳斥无政府主义者把共产党人的信仰比作宗教迷信的言论,周恩来撰写了《宗教精神与共产主义》一文。他在文章中指出:共产主义信仰与宗教迷信的区别,“在其所信的理论与方法,能否用在"实际"上来"试验",换过来说,便是能否合乎科学精神”。“教徒对于神父牧师只有迷信,即心知其非,口亦不敢言。至于共产党人一方服从领袖的指挥,一方实时时监督其行动!”这篇文章曾发表在法国印行的《新刊评论〈无所谓宗教〉》一书上,后又发表在1922年9月1日出版的《少年》第二号上。从文章可以看到年青的周恩来在理论和方法上的深入思考,体现出一种难能可贵的科学精神。

这封信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认识,乃是周恩来信仰共产主义的思想起步之处。第一,为什么要到欧洲去求学?他说,自己去欧洲“主要意旨,唯在求实学以谋自立,虔心考查以求了解彼邦社会真相暨解决诸道,而思所以应用之于吾民族间者”。实际就是为了探求解决社会问题之道,探求学问、确立信仰。第二,中国的出路在何方?在欧洲期间,周恩来采取各种方式广读博览,涉猎各种学说思潮,以审慎求真的态度“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经过学习和思考,在比较了英、法、德、意、美、俄等国的发展道路的长短异同后,周恩来提出,“若在吾国,则积弊既深,似非效法俄式之革命,不易收改革之效”。之后一年,周恩来继续在思想信仰上大踏步向前,并最终选择了共产主义作为自己毕生的信仰。他说,“我们当信共产主义的原理和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两大原则”,“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第三,如何克服困难开展学习。他深知妨碍自己求索的两大不利因素,一是语言,二是经费。对于语言关,他认为无非是两道:一求多读,一求多谈。对于经费问题,鉴于伦敦的生活费用太高,他只好转向消费水平较低的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的大学。后来,鉴于爱丁堡的消费比法国高出许多等缘故,为了节省经费,也为了更好地开展学习、交流思想,他又转赴中国留学生更多的法国,在那里勤工俭学。正是旅欧期间的思想抉择、革命实践和克勤克俭,使周恩来逐步由一个对救国救民真理孜孜以求的海外学子,成长为一个坚定信仰共产主义的职业革命家。

周恩来还注意研究共产主义,宣传马克思主义。1923年夏,周恩来返回法国,住在巴黎戈德弗鲁瓦街17号,专门从事党、团工作。他经常到勤工俭学生和华工比较集中的巴黎拉丁区和近郊的小咖啡馆里演说,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国家主义派、无政府主义派的真面目,并与他们展开辩论。此外,还筹备建立共产主义研究会,组织青年阅读马克思、列宁著作,在此基础上发展团员。并通过袁子贞担任书记的华工总会对旅法华工开展工作。

书信是情感真实流露的载体。阅读这封信,最主要的收获是了解周恩来的心路历程,把握他确立共产主义信仰、走上革命道路的思想起点,从中探寻和体会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对信仰的追寻,一旦作出抉择,就要奉行终生。(富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共产主义必须通过一定的组织来实现

责任编辑:

周恩来明白,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必须建立组织,通过一定的组织来实现。为了推动旅欧共产主义组织的成立,周恩来于1921年底和赵世炎托人带信约在蒙达尼的李维汉到巴黎会面,商议成立旅欧青年共产主义组织事。议后决定分头进行筹备。1922年3月初,周恩来因德国生活费用低廉,由巴黎迁到柏林,和张申府、刘清扬以及原在柏林的共产党员张伯简组成旅德中共党组织,积极开展党的活动。他经常来往于柏林、巴黎之间,联络勤工俭学生和进步华工,举行报告会,作过多次演讲,宣传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推动旅欧共产主义组织的筹备工作。

本文由澳门皇冠gc128.com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恩来致表兄陈式周的家书

关键词:

上一篇:汇集秦汉英雄《秦皇汉武》名将系统介绍

下一篇:没有了